氣候變遷、地球暖化與綠色北護


撰文/ 蘇克特先生


更新日期:2010-03-22 Monday
點閱次數:2915

北護校園的赤腹松鼠

▲ 北護校園的赤腹松鼠



        本校教職員社團「意若思成長社」擬於4月14日舉辦一場校園生態導覽,讓該社社員及與會者皆能親炙校園的美,進而珍愛我們所處的環境。導覽人是本校旅健所校友,現任台灣綠色旅遊協會秘書長的蘇克特先生,他個人不論在校期間或畢業後,始終關懷著這塊校園,今特邀其為文與大家分享,在環境議題的關切中,如何永續經營北護的「綠色校園」。 蘇克特    經歷 旅遊健康研究所校友 現任
        台灣綠色旅遊協會秘書長
        
        東南科技大學環境管理系講師
        
        中華民國自然生態保育協會培訓講師


氣候變遷、地球暖化與綠色北護。

▲ 氣候變遷、地球暖化與綠色北護。



        2004年的電影”明天過後”把「氣候變遷,人類還有明天嗎?」的災難故事直接介紹給大家,我們大家都被嚇壞了;2006年美國副總統高爾主演的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則把「地球暖化」的議題推上最高峰,高爾列舉數據、物證,苦心呼喚人類要拯救地球,如同傳教士一般,高爾一舉成為地球的守護神。
        早在1997年時,就有35個主要工業國家,在日本京都召開大會,制定了”京都議定書”。京都議定書的最大意義在於喚起世界各國重視溫室排量幅度的問題,但這份議定書,對於全面改善地球生態與環保問題並沒有實質功能。
        其實,京都議定書所關切的地球問題,十分狹隘,有關於地球生態與環保的問題,人類必須制定更多與全面性的地球公約,如此才能有效解決與預防各種地球的危機。例如森林、雨林、草原、生態系統、水源、土地、海洋、海洋生物等保護公約;再如對汙染性能源、汙染性物品、化學原料、工業汙染、交通汙染、醫療廢棄用品、核子汙染、化學武器等限制公約。這些公約必須涉及地球生態與環保的各種領域,任何一種領域防護的缺失,都會危及地球生態與環境的保護工作。
        地球只有一個,人類人口不斷膨脹;拯救地球的環境,應該也一併拯救生態的問題,全世界的公共知識分子,應該聯合起來,共同思考澈底解決的方案,這才是京都議定書的根本目的。  
        人類自18世紀中葉之工業革命後,各項科學、技術發明等蓬勃發展,其速度與成就大幅超越了人類自有歷史以來之紀錄,也因此造就了現代化人類文明與經濟的高度發展,各項資源受到充分運用,但伴隨而來的則是資源過度利用與開發,物資浪費與環境受到恣意的破壞,人們消費過度、工業生產過量…等的代價就是全球二氧化碳排放超量,結果便是地球大氣層之臭氧層遭受破壞且持續擴大、南北極冰層快速融化…等現象,致使全球氣候大幅變遷,隨之而來的不是長久持續的乾旱、超高與超低的極端氣候,要不就是超級颱風或颶風豪大雨等所致之雪災、山崩、土石流及山林火災等災害頻傳,規模及影響不斷超過人類有史以來紀錄,也奪走無數人類之生命、財產,顯示我們賴以生存的環境已是岌岌可危,亟須所有人類下定決心共同努力挽救。因此,「環境保護」應是人類追求高度現代化後,應深刻反思與刻不容緩必須解決的課題。
        全球暖化等環境議題已經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2007年高達一百多所美國的大學與學院簽署氣候承諾宣言,也代表抗暖化行動在國際各大學間的重要性。教育部於96年宣布了大專校院節能減碳的政策方向,自97年開始,正式啟動我國「綠色大學」的發展,為規劃打造環保、生態的低碳校園環境,98年以徵選活動的方式,選出13所在永續發展理念融入大學經營成績斐然之大學校院,成為首批我國綠色大學示範學校。
        「綠色大學」(Green  University)  即是以「永續發展」理念為大學經營主軸之大學,將大學的主要任務與管理導向永續發展等等,也代表了高等教育對於人類社會發展應負的重要責任所以各大專校院更須以宏觀積極的態度,將永續校園的觀念融入管理、規畫、發展、教育、研究、營運、社區服務、採購、交通運輸、設計、新建工程、更新等各個面向。
        近年來全球金融風暴、溫室效益、醫療資源分配不均及國際流行性疾病的盛行,不斷威脅著人們,當地球村遭受到迫切的危機,人心惶惶之際,國立臺北護理學院作為一所高等護理及健康的教育機構,應充分體認到自己的責任與義務,也就是企業社會責任的重要性,因此推行了一系列的政策與宣導,教育民眾與學生更多關於旅遊健康、醫療保健與環境保護的知識。   
        國立臺北護理學院校本部的特點是具有高度綠化的校區,佔地約8.28公頃,鄰近世界知名景點陽明山國家公園區域,學校發展支柱奠基於護理與健康教育,尤其旅遊健康、生命教育與生態息息相關,故本校著力於環境保護、永續綠色校園美化、生態平衡等議題已有相當時間。響應全球環境生態保育,筆者建議學校在通識教育課程方面宜開設「台灣環境與生態」、「生命與環境」、「生態保育與環境教育」、「環境永續」等課程。部分系所基於同學專業需要,亦可開設「環境生態學」、「環境影響評估」、「環境科學概論」等課程,提供同學自由選修,強化同學生態觀念,進而身體力行保護地球。針對自然生態環境議題進行研究與教學,另可開設環境哲學與人文之課程,深化自然環境與人文的緊密關聯性。此外應鼓勵同學積極參與校外社區環境保護活動,積極散播環保種子。


癒花園中的眼淚池。

▲ 癒花園中的眼淚池。



        本校校區位於台北盆地北緣與軍艦岩丘陵區交界處,校園區植物種類主要為人工導入之景觀植物。校舍建築地四週、道路邊坡及植物園區大都栽種景觀綠化樹種,均為人工導入植物為主,其喬木類種類包括了大王椰子、黑板樹、水黃皮、山黃麻、茄苳、樟樹、流蘇、苦楝、青楓、黃槐、美人樹及厚皮香等多種喬木類植物,植物主要分布於道路兩側及建物四周草地。灌木種類有黃椰子、台灣海桐、黃金榕、變葉木、七里香、鐵樹、春不老、南天竹、紅葉鐵莧、金露花、矮仙丹及海桐等多種灌木,植物主要分布於道路分隔島及建物四周。而草本植物主要為百喜草、類地毯草、地毯草、孟仁草及百幕達草等多種草本植物,其分佈於校區內。藤類植物則有蟛蜞菊、薜荔等。由於植物栽植地點位在建物旁或道路兩側,且有人工維護整理,因此植物生長良好。
        親近大自然是現代人最需要的自然療法,本校最具代表特色就是校門旁的”癒花園”,是屬於  「園藝治療」(Horticulture  Therapy)的延伸,並與本國「道法自然」的造園旨趣,以及「自然和諧」與「天人合一」之人文精神多所呼應;以綠意盎然庭園景色讓大家舒緩身心、放鬆心靈。”癒花園”是台灣第一座的療癒花園,理念源於加拿大教授兼悲傷輔導專家Alan  D.  Wolfelt的「悲傷園藝化模式」,他認為通過悲傷是一自然且必要的過程也是相當不容易的事  ,可以經由協助與陪伴過程而達成。癒花園以一條河流為主軸,貫穿整整座花園,在河流源頭處有一座名為「眼淚」的雕塑品,沿著步道而行邊欣賞水岸和花園景色,聽著潺潺水流聲讓人心靈沉靜許多,到了「心靈諮商區」有著幾組戶外座椅佇立在樹叢之間,形成相當自然協調的景色,轉過彎的盡頭是家庭追思丘,有一道黑牆上面雕刻著親屬稱謂,平台中央有一座雕像讓氣氛更為莊嚴溫馨;「和解園區」是癒花園終點,設有涼亭、座椅等等,讓停下腳步的民眾歇息片刻,許願池前各種花卉綻放更將”癒花園”帶給民眾的喜樂進入另外一個世界。
        在邁向教學卓越之健康教育大學之際,本校在推動綠色大學,生態環境教學與研究上,具有相當的潛力。走進時代的尖峰,大概這就是爭取升格大學的關鍵點吧。 參考文獻: 1.國立臺北護理學院生死教育與輔導研究所網站。 2.教育部第四屆綠色大學理論與實務研討會論文集。